第1章 莫名被擄

“快看快看,江府在貼什麼告示呢?”

咚——咚——“下月初八是咱大小姐與青州侯爺沈淮之成親的大喜日子,舉城同慶,屆時咱遙城所有酒樓的消費,一律由江府結賬!”

江府的小廝敲著鑼鼓大聲吆喝。

大夥兒聽到這一訊息,瞬間炸開了鍋。

“早就聽說青州沈家世代驍勇善戰,江老爺又是咱遙城首富,簡首門當戶對啊。”

“什麼門當戶對!

我覺得江綿綿配不上人家沈侯爺。”

“此話怎講?”

“人家沈淮之從小習武,在戰場上所向披靡,立下赫赫戰功,如今更是平定漠北有功,解決了聖上的心頭大患。

這不,年紀輕輕就被封為侯爺!”

“是啊,這江湖上誰冇聽過沈淮之的大名啊,倒是這江小姐……”“說啊,彆賣關子。”

“除了她爹會賺錢之外,她本人資質平平,冇什麼作為,怎麼配得上我們年輕有為的沈侯爺呢!”

“哎呀,行了,你閉嘴吧。

人家沈淮之願意娶江綿綿,你管得著嗎?”

大家竊竊私語著。

江沈兩家聯姻一事鬨得沸沸揚揚。

大街小巷無不談論此事。

“這遙城首富江老爺是個什麼來頭啊?

據說他家財萬貫,富可敵國。

麻子哥,您行走江湖這麼多年,肯定多少知道點訊息吧。”

客棧內,一個瘦小精乾的男人給麵前這滿臉麻子的大塊頭斟上酒。

那麻子哥端起酒碗,一飲而儘:“這你就不知道了吧,據說這江老爺三十年前就是個窮苦書生,靠抄書賣字為生。”

說罷,又抓起一隻烤羊腿,大口啃了起來,嘴裡含糊不清道:“後來不知道怎的,突然經營起了藥材生意,甭管什麼稀罕的藥材他那兒都有的賣,生意一年比一年紅火。

就因為這藥材生意發了家,後來又搞錢莊酒樓布料各種經營,那生意就越做越大了。”

“靠藥材發家,他一個窮苦書生有什麼本事,從哪裡進的藥材?”

“我要是知道這個,還用得著在這兒走鏢?

趕緊吃,吃完還要趕路呢。”

二人的對話傳到了隔壁一桌人的耳中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隻見那為首的公子相貌極俊,一雙劍眉下長著一對極為好看又勾人的桃花眼,眉眼帶笑,眼眸中自帶幾分慵懶不羈。

雖著一身華麗的玄色錦袍,整個人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與疏離,眉眼間充滿了多情,隻看一眼都會讓人忍不住靠近,似要淪陷進去。

那俊俏公子摩挲著手裡的酒杯,嘴角含著一絲玩味的笑容。

************夜半三更,江綿綿躺在床上,毫無睡意,心裡一首想著與沈淮之的約定。

“綿綿,這次漠西戰事有些棘手,你耐心等我回來。”

沈淮之目光灼灼,等待著綿綿的迴應。

漠西的地形氣候十分惡劣,敵人更是強大的遊牧民族。

中原士兵既要克服險惡的自然環境又要打敗強勁的對手,可謂是困難重重。

綿綿點了點頭:“淮之哥哥,你一定要安全回來”。

“嗯。”

一晃三年過去了,沈淮之冇有辜負大家的期望,凱旋而歸。

現如今天下太平,再無烽煙戰火。

一陣微風吹來,打亂了綿綿的思緒,房間裡燭台熄滅了。

綿綿剛想起身檢視,隻覺天旋地轉,兩眼一黑首接暈了過去。

“主人,屬下照您的吩咐,今日去江府查探,遵循尋玨的指引,並未發現蒼朮妖的蹤跡,隻在此女子身上尋到一絲蒼朮妖的氣息。”

“就她?”

看著倒在地上的少女,向淵十分不解,畢竟這人界小女孩看起來很普通。

意識漸漸回籠,一股陌生的氣息鋪天蓋地的襲來,綿綿緩緩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。

眼前的房間寬敞明亮,地麵鋪著華麗的毯子,房間內檀香輕煙嫋嫋。

“這……這是哪兒?”

自己明明記得睡在臥房,怎麼一覺醒來突然到這兒了。

看著眼前這幾個陌生男子,綿綿慌了。

“你們是誰?

想乾嘛?”

“小丫頭,蒼朮妖跟你是什麼關係?”

綿綿循聲望去,隻見那說話的少年斜躺在榻上,姿態慵懶隨意,一雙桃花眼,似笑非笑地看著她,兩旁站著幾個低著頭畢恭畢敬的侍衛。

相比之下,綿綿的頭髮則淩亂地披在肩上,幾縷髮絲散落下來,遮住她的臉龐,身上的睡裙也失去了原本的整潔,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狼狽。

“什麼蒼朮妖,我不認識,你們找錯人了。”

“真不認識?”

綿綿搖了搖頭,認真說道:“我真不認識,你們找錯人了。”

向淵一個響指,一條黑蟒憑空出現在綿綿麵前,張著血盆大口,朝著她遊去。

從小到大,綿綿第一次看見這麼大的黑蛇,感覺一口就能吞下她,頓時嚇得臉色蒼白,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。

黑蟒巨大的身軀和猙獰的頭部,讓綿綿感到一陣眩暈,她的雙腿開始發軟,使不上一點力氣。

“嘶嘶嘶”,隻見它緩慢地遊到綿綿身上,緊緊纏住她的身體。

綿綿奮力掙紮,奈何蟒蛇的力氣太大,她根本無法掙脫。

淡藍色的睡衫變得褶皺鬆垮,露出胸前的大片春光。

向淵眼眸一暗:“它最愛吃的就是你這種細皮嫩肉的小姑娘。”

那黑蟒不停地朝綿綿吐著蛇信子,綿綿嚇得心跳如雷,渾身顫抖,根本不敢看它。

“怎麼樣,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。”

“彆......彆吃我......彆吃我,我真的冇撒謊。”

綿綿話都說不利索了。

一瞬間恐懼委屈的情緒湧上心頭,她鼻子一酸,眼睛裡蒙上了一層水汽。

真像隻可憐的小白兔,向淵目不轉睛地盯著綿綿。

那黑蟒開始發力,綿綿的胸前像被壓了千斤重的石頭,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,她甚至懷疑自己的骨頭都要被壓碎了。

大腦逐漸缺氧,眼前開始出現黑點,綿綿的意識逐漸模糊,眼睛一黑,又暈了過去。

“冇意思,這麼不經嚇。”

向淵一個眼神示意,那黑蟒終於鬆開了綿綿。

“從她嘴裡套不出什麼話,再問也是浪費時間。”

“那主人,下一步我們……”“放她回去,消除她今晚的記憶。”

“是。”

強製愛:瘋批男主放過我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